天下书城龙抬棺(天下书城小巴掌童话)

2023-11-14 19:06:21
手机游戏网 > 手游app排行榜 > 天下书城龙抬棺(天下书城小巴掌童话)

主角: 岳风, 苏清荷

字数: 1,530,581
状态: 连载中 共 1345 章

他是极北监狱之王,狱中小弟皆不同凡响! 大夏昆仑战神叶君临,极道教父谢文东,佣兵之王屠夫,地下钱庄老总宁财神…… 他刑满出狱当日,却意外卷入一起“重金求子”风波中, 他一道密令,各方王者齐聚首,搅动大夏风起云涌!

第1章 重金求子

本人女,25岁,身材骨感迷人。因富商丈夫不孕,现寻一健康男子,圆我母亲梦,事后必重谢,电话138……”

岳风顺着号码打过去:“你好,我想圆你母亲梦。”

对方娇滴滴道:“好的大哥,咱面谈吧。半小时后,夜色酒吧见。”

“我会穿一身紫长裙。”

岳风:“没问题。”

挂了电话,岳风心中感慨万千!

没想到他堂堂人间活阎君,有朝一日也会沦落到这等田地。

他自记事起,就随师傅在阳明山上隐世修行。

医术良方,风水堪舆,卜卦面相,乃至暗劲气功,都有涉猎。

这一学,就是整二十年!

可师傅却说他连皮毛都没学到,直接把他扔到了极北寒相监狱历练。

这所监狱里关押的,全都是“人间恶魔”。

有曾暗杀鹰国总统的传奇杀手“猎鹰”,

有曾攻占非洲某国,自立为王的佣兵之王“屠夫”,

有曾驰骋沙场,误杀百万敌军俘虏的大夏昆仑战神,

还有曾扰乱全球经济市场的世界最大地下钱庄的大老板宁财神,

以及扰乱政法商三界的黑道教父谢文东……

不过,在岳风的“皮毛”镇压之下,他们都乖乖俯首称臣,还赠岳风一个外号:

人间活阎君!

就在昨天,岳风出狱了,

并接到师傅安排的两个任务:第一,拿着一纸婚约来秦城完婚,

第二,抓捕杀手之王比尔,他刚暗杀了邻国总统,潜入大夏境内。

岳风坐了一整天飞机,才来到秦城。

可到了秦城才发现,他把行礼给弄丢了。

行礼里面是“狱友”赠他的各种出狱礼,

黑道教父谢文东送的亿万豪宅一栋,

地下钱庄老板送无限额地下钱卡一张,

昆仑战神送的“见官大三级”的勋章一枚,

佣兵之王“屠夫”送的三十万佣兵兵符一个,

以及最重要的……一纸婚约。

他根本没记住未婚妻何许人也,家住何方,而且身无分文,只有糟老头子留给他的一部老年机……

他走投无路,

也只能出此下策,解燃眉之急了。

他很快来到夜色酒吧。

刚进门,目光便被一袭紫色给吸引了。

那是一个绝美的女人,五官精致出水芙蓉,

不过深邃双目却带点忧伤,红唇皓齿咬着吸管,清纯中不失性感。

一袭紫色长裙衬出玲珑身材,水蛇小腰盈手可握,露出的一截小腿美足,尽显美妙。

她端庄典雅的气质,很难让人不心动,

满分一百,她起码能打九十九分。

“这么漂亮却干这一行,可惜了。”

岳风径直来到紫衣女子面前:“你好,岳风。”

紫衣女子抬头,打量一眼岳风:“你好,苏清荷,坐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岳风落座。

苏清荷道:“想喝什么?”

岳风却道:“无功不受禄,我不能白喝你的东西。”

“咱现在步入正题吧。”

苏清荷莫名其妙道:“什么无功不受禄?步入什么正题?”

岳风道:“你不是重金求子吗?我圆你母亲梦啊。”

苏清荷的脸顿时黑了下来,

她端起酒杯就往岳风脸上泼去:“滚!”

“你才重金求子,你全家都重金求子!”

岳风轻轻侧头,躲过酒水,

同时心脏咯噔跳了一下。

该死,看她表情不像装的,莫不是自己认错人了?

苏清荷起身要走,

她心里委屈极了。

她本是秦城苏家的千金,

前两天爷爷忽然说,他早年间和一故人立下婚约,要把她嫁给故人的徒弟。

不出意外,这几天故人徒弟就会来兑现婚约。

这消息对苏清荷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,

她可不想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,而且对方还是个从没出过山的乡野村夫。

所以她想提前找个人嫁了,托闺蜜约她同事来相亲。

当然,这所谓的“嫁”,只是假结婚,目的是让那乡野未婚夫知难而退。

等赶走乡野未婚夫,她自会解除婚约。

可没想到第一次相亲,就碰到这种无赖,把自己当成了“重金求子”……

但转念一想,这种没见过世面,贪财好色的混蛋,何尝不是挡箭牌的第一人选呢?

于是苏清荷又折返回来,道:“你很缺钱?”

岳风点头:“缺。”

苏清荷道:“给你五万块,帮我做件事。”

岳风:“医术良方,风水堪舆,卜卦算命,拳脚功夫,我样样精通,想让我帮你做什么?”

苏清荷:“待会儿你就知道了,跟我走吧。”

半小时后,两人从民政局走出。

岳风真想把结婚证狠狠摔苏清荷漂亮的小脸蛋上,

你他妈说的帮忙,就是让我跟你结婚!

臭不要脸!

师傅说的没错,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。

苏清荷道:“别误会,这结婚纯粹是一场交易。”

“这卡里的两万块是预付款,离婚的时候我会把尾款补上。”

“短则三四天,长则一个月,咱们就各奔东西毫无瓜葛,所以你不用对我抱任何幻想。”

“明天我来接你去见我家人,再见。”

苏清荷跳上车离去,独留岳风一人凌乱。

哎,我是有未婚妻的啊,现在却和别的女人结婚了,

被动变渣男,躺着也中枪。

“重金求子”的女子忽给他打来电话。

他接听,

对方娇滴滴道:“大哥,你怎么没来夜色酒吧啊。”

岳风:“有点事耽误了。”

女子道:“大哥,要不直接来水晶宫大酒店面谈吧,1200房间。”

岳风:“好。”

水晶宫大酒店就在附近,

十分钟后,他便来到,推门而入。

一个上身简单吊带,下身齐逼短裙,腿裹黑丝的性感女子,正坐在床上玩手机。

看岳风来了,她妩媚暧昧一笑:“来了大哥,坐吧。”

第2章 仙人跳

岳风落座,确认道:“是你重金求子是吧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岳风道:“嗯,那把你老公叫过来吧。”

女子一头雾水:“把我老公叫来干嘛?”

岳风道:“当然是给他治不能生的病啊。”

女子哑然失笑:“大哥,你跟我开玩笑的吧。”

岳风:“谁跟你开玩笑了?既然能自己生,干嘛非得借种啊。”

女子顿时给气乐了:“得,看样子碰到一傻子。”  

就在此时,门忽被撞开,四个壮汉冲进来,

“次奥,大哥的女人也敢碰,活腻歪了。”

“双手抱头蹲地上,通知家人拿十万块钱来,否则让他们为你收尸吧。”

直到这时岳风才恍然大悟,

这就是黑道教父谢文东常跟自己说的“仙人跳”吧。

他一声冷笑:“双手抱头是吧。”

他双手猛抱住对方两个人的脑袋,用力撞在一块。

砰!

两人瘫在地上。

剩余两人顿时炸了:“次奥,敢打狼哥,活腻歪了!”

两人猛冲上来。

岳风轻踢脚下塑料垃圾桶。

诡异的事发生了,

那明明是柔软的塑料垃圾桶,可此刻却爆发出钢铁般的力量和硬度。

两人被垃圾桶给“撞翻”在地,痛哭鬼嚎,

而塑料垃圾桶却完好无损。

狼哥!

女子尖叫一声,把领头人杀狼扶起来。

呸!

杀狼吐了口血,双目炸裂:“次奥,敢打老子,你他妈今天必须死!”

女子道:“狼哥,这家伙是个刺头,不好收拾,给虎爷打电话吧。”

杀狼稍加犹豫,掏出手机:“虎爷,我们被打了,速来救命啊……”

仅十分钟,一个体型粗犷,满脸络腮胡的壮汉,便带着数十人来到。

此人,正是龙虎堂的副堂主黑虎,虎爷。

龙虎堂,秦城地下世界最大的势力,没有之一!

黑虎瞥了眼现场,顿时明白了个七七八八。

他气的踢了杀狼一脚:“你妈的,又玩这下三滥的东西,老子给你的钱不够花吗?”

杀狼满面愧疚:“虎爷,我错了。”

黑虎话音一转:“他们玩仙人跳是他们不对,但你打了他们,也得付出代价。”

“这样,自断双手,饶你一命。”

岳风却盯着黑虎的脑门道:“前庭凹陷,顶梁下垂,的确是稀有的天阉体质。”

尼玛……

黑虎差点气的原地爆炸,

一直以来,他最忌讳别人拿他的“天阉”开涮了,

可这家伙竟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嘲笑他“天阉”,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黑虎猛的朝岳风砸出一拳。

岳风轻抬左手,稳稳卡住他的拳头,

同时右手掐印,在他小腹部几处穴位点了几下,然后一掌把他拍飞。

“天阉病治好了,医药费十万。”

黑虎的手下顿时炸毛了,

敢打大哥,真他妈活腻歪了。

杀!

人群冲上来。

可黑虎却是一声惊呼:“住手,都给老子住手!”

众人一脸狐疑的望向黑虎。

黑虎捂着小腹,激动的都快哭了:“有感觉了,哈哈,老子终于硬起来了。”

“神医啊,多谢神医出手相助。刚刚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……”

岳风:“少套近乎,医药费十万。”

“好,好!”

黑虎毫不犹豫掏出一张银行卡:“神医,这是我一点心意。”

岳风:“滚吧,我要休息了。”

“好,好!”

黑虎意识到,面前人可能是世外高人,哪儿敢违背他的意思,连忙率队要离开。

岳风:“慢着,再帮我一个忙。”

“我丢了一个帆布包,给我找找。”

黑虎点头如捣蒜:“交给我了,找不到东西,我提头来见。”

众人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刚离开酒店,黑虎便道:“给我查查他到底什么来头。”

女子小心翼翼道:“虎爷,您很重视他?”

黑虎道:“废话,这小子极可能修出了传说中的‘暗劲’。”

“而且此人医术高超,肯定非同凡响,极可能有大背景。”

杀狼忙点头:“虎爷,交给我了。”

……

次日一早,苏清荷就来接岳风去见家长了。

岳风刚上车,苏清荷就对他约法三章,

“第一,无论我家人怎么劝你或威胁你,没我允许你都不能答应离婚。”

“第二,如果有别人纠缠我,你一定要替我赶跑对方。”

“第三,我说离婚就必须离婚,你绝不能有二话。”

岳风点头:“嗯,不过我也有个要求。”

“说!”

岳风:“你不能馋我身子!”

“滚!”

秦城苏家,一个三流小家族,苏清荷的家。

今天是苏清荷爷爷的六十寿辰,苏家大小辈齐聚一堂。

苏老爷子坐立难安,来回走动,目光时不时望向大门口。

终于,苏家管家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

苏老爷子眼前一亮,忙迎上去:“老徐,找到咱家姑爷了吗?”

徐管家摇了摇头:“暂时还没线索。”

苏老爷子满面失望:“找,继续找。把所有能动的人都派出去找!”

“找不到姑爷,你别回来见我!”

苏清荷的父亲苏大龙有些不满:“父亲,这都什么年代了,您还包办婚姻。”

“一个乡野小子,怎配得上咱家清荷?门不当户不对,两人以后不会幸福的。”

“你懂个屁!”

苏老爷子呵斥道:“门不当户不对不假,但,是咱苏家配不上张仙人的徒弟啊!”

“二十年前,我苏家落难,濒临灭门,关键时刻,是张仙人一番指点,力挽狂澜,才救我苏家于水火之中。”

“张仙人神通广大,他的徒弟又岂是碌碌无为之辈?”

第3章 怀孕仨小时了

苏清荷一大早就出门了,说是出去寻未婚夫,

她带回来的,莫不就是张仙人的徒弟?

苏清荷:“爷爷,爸,我回来了。”

苏老爷子迫不及待道:“清荷,这位小伙子是……”

苏清荷道:“爷爷,他是我闺蜜给我介绍的男朋友。我们情投意合,已经领证了。”

“所以,您立的那份婚约,恕清荷无法兑现了。”

什么!

听闻此消息,苏老爷子顿时如遭五雷轰顶,

孙女带回来的,不是张仙人的弟子,

她甚至跟对方领证了。

完了,苏家马上要大难临头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苏老爷子“你”了半天,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,气的差点当场休克。

苏大龙也给气的够呛,

他虽不愿女儿嫁给乡野村夫,但也绝不能随便找个人嫁了啊。

看这人的衣着打扮,明显是个市井小民。

苏大龙面色不善的看着岳风:“小伙子,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岳风实话实说道:“刚从监狱里出来,还没工作呢。”

语不惊人死不休!

苏家当场炸了!

“清荷,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事!”

“一个劳改犯也敢玩家里领,你置我苏家颜面于何地!”

“赶紧把他轰出去,他在苏家多呆一分钟,都是耻辱!”

连苏清荷都无地自容起来,

都怪自己没问清楚,早知他是劳改犯,就算嫁给那乡野小子,也不能跟他领证啊。

苏大龙血压飙升,面色紫青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去把离婚手续给办了。”

“你要不离婚,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。”

苏清荷无助的望向岳风,向他求助。

岳风:“抱歉,我们不能离婚。”

苏大龙:“为什么?”

岳风:“她已经怀孕了。”

苏大龙暴跳如雷:“什么时候的事,怀孕多久了!”

岳风:“嗯……仨小时了吧。”

我……

苏清荷气的差点吐出一口老血,

她才发现这混蛋这么厚颜无耻。

苏大龙当然看得出来,岳风是在胡说八道。

苏老爷子气的拐杖直捶地,

“清荷,你糊涂啊,你这不光是要爷爷的老命,更是要把我苏家置于死地啊。”

“爷爷以前真是白疼你了。”

整个苏家闹成一团。

此时门外忽传来一粗犷声音:“恭贺苏老爷子六十大寿!”

紧接着,一队人马闯了进来,

领头的,赫然是昨天刚被岳风教训的龙虎堂副堂主,黑虎。

他身后的队伍,还抬着一副黑皮棺材。

大寿之日送棺材,明显来者不善。

果然,苏家的末日还是来了,

苏家氛围顿时凝重下来。

苏老爷子临危不乱,故作镇定:“虎爷,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不知您这是何意?”

黑虎身为秦城地下世界的二号人物,

连苏老爷子也得尊称对方一声“虎爷”。

黑虎冷漠道:“苏老爷子,您可真是越老越糊涂啊,连老子的人都敢打。”

苏老爷子忙道:“虎爷,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“纵然给我苏家十个胆,我们也不敢动您的人啊。”

黑虎道:“呵呵,提醒您老一句。”

“金沙湾那块地皮是你家开发的吧。你们强拆民宅,把我二姨给打了,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吧。”

金沙湾!

苏老爷子瞪着苏大龙:“大龙,金沙湾的项目一直是你在负责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苏大龙满面惊惧,声音微颤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虎爷的二姨也在金沙湾住。要早知道,打死我也不敢强拆啊。”

“虎爷,不知者不怪,求您高抬贵手。”

“我们愿赔礼,再道歉,我亲自登门给受害人道歉。”

黑虎呵呵冷笑:“我往你心窝子上捅两刀,再给你道歉,你愿意吗?”

苏老爷子强保持最后一丝镇定:“虎爷,咱明人不说暗话,敢问虎爷想如何处理此事?”

黑虎道:“简单,两个选择。”

“第一,您老人家躺到这棺材里,活埋了。”

“第二,拿钱把这棺材装满,五个亿一分不能少。”

苏家人绝望丛生。

活埋苏老爷子,他们当然做不到。

至于赔偿五个亿……整个苏家的经济体量也才不过五个亿,黑虎堂这是要吞了苏家啊。

果然,张仙人说对了,

苏老爷子的六十大寿,苏家气数将尽。

一直沉默不语的岳风终于看不下去了,开口道:

“老人家过六十大寿呢,你们抬棺材来‘祝寿’,还把人家往死里逼,不觉得太丧尽天良了?”

听到岳风的声音,黑虎等止不住浑身打个激灵。

他们终于发现了岳风也在场。

黑虎的心噗通噗通狂跳起来,

神医先生也来参加苏老爷子的寿辰,莫非他们认识?

第4章 黑道教父送的礼物

而苏家人却听的头皮发麻。

现在他们求饶还来不及呢,可这小子却直言黑虎堂“丧尽天良”!

这次苏家非但要“家破”,还极可能得“人亡”啊。

这扫把星,害死苏家了。

苏老爷子血压飙升,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就在此时,又有客登门拜访:“苏爷爷,祝您寿辰快乐,福如东海……”

“咦?虎爷您也在,这棺材是……出什么事儿了?”

看到来者,苏大龙顿时眼前一亮。

来者,是岳氏集团的大少,岳鹏飞。

岳氏集团,是苏家最大的客户,黑白通吃,权势很大。

说不定岳氏集团能帮忙摆平此事。

苏大龙笑脸相迎:“鹏飞,你怎么来了?快请进快请进。”

岳鹏飞道:“苏伯伯,我这次来,一是给苏爷爷祝寿,二是向清荷妹妹求婚……”

苏清荷连忙道:“岳少,很抱歉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什么?

岳鹏飞大吃一惊:“跟谁?”

苏清荷指了指岳风:“他。”

岳鹏飞上下打量岳风,满面敌意。

黑虎等人心跳再加速,

神医先生竟是苏家的女婿,

有这层关系,他们还怎敢找苏家的茬啊。

黑虎连声道:“抱歉抱歉,万分抱歉。”

“没想到岳先生竟是苏家女婿,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冒犯了苏家。”

“我们现在就走,打扰了。”

黑虎等人匆忙离去,

独留下苏家众人 大眼瞪小眼,搞不清楚情况。

刚刚还杀气腾腾的黑虎,咋忽然就“偃旗息鼓”了?

他们是被岳风给震退的?

可,岳风不过是个刚出狱的劳改犯,怎可能震慑住龙虎堂的二当家。

苏清荷小心翼翼道:“你认识黑虎?”

岳风如实相告:“嗯,我给了他一个涅槃重生的机会。”

治好天阉,就等同于涅槃重生了。

苏家人则听的云里雾里,什么涅槃重生?

苏大龙忽一拍脑壳,激动道: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!鹏飞,谢谢你,谢谢你救我苏家一条命啊。”  

苏鹏飞满脸懵逼,

他才刚来到,还没搞清楚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,怎么就救苏家一条命了?

苏大龙道:“刚刚鹏飞向清荷求婚,黑虎肯定勿把鹏飞当成咱苏家女婿了。”

“众所周知,鹏飞所在的岳氏集团,权大势大,黑虎给鹏飞一个面子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岳鹏飞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,黑虎肯定是忌惮我二叔。”

“你们还不知道吧,其实我二叔已经荣升为刑警队大队长了,黑虎这等货色,最惧怕的莫过于官家了。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,苏家人这才搞清楚“真相”,

“原来黑虎说的岳先生,是鹏飞啊。”

“哼,差点被这劳改犯给装到了。”

“依我看,无论是那乡野未婚夫,还是这劳改犯,都不及鹏飞千分之一,鹏飞才是苏家女婿的最佳人选啊。”

苏清荷也白了岳风一眼:“男人没本事不要紧,但一定得实诚。”

对此,岳风才懒得狡辩,反正他不准备跟苏家人产生太多交集。

苏大龙把苏鹏飞迎到客厅:“鹏飞,你放心好了,清荷结婚也只是做戏罢了,要不了两天就会离婚的。”

“你才是我心中女婿的第一人选……”

苏老爷子微叹口气,他心中女婿的最佳人选,仍是张仙人的弟子。

若实在找不到张仙人的徒弟,岳鹏飞也可以考虑。

至于岳风,有多远滚多远好了。

岳风也懒得在苏家久待,离去了。

他打了辆出租车,前往云龙山。

云龙山风景秀丽,山水环绕,纯天然氧吧,是秦城出了名的富人别墅区。

尤其是山顶的云顶天宫别墅,更是这富人区的扛把子。

岳风此行就是冲云顶天宫而来,这是黑道教父谢文东送给他的出狱礼物。

遗憾的是,别墅的电子钥匙随婚约一块丢了。

出租车司机来到半山腰,就让岳风下车了。

前面是别墅区,出租车司机无法进入。

岳风只能步行前往。

步行了没多久,身后忽传来阵阵发动机咆哮和撞击声。

岳风心中忽升起一团不祥之感。

他连忙转身,

一辆造型奇特,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超跑失去控制,朝他横冲直撞而来。

眼看就要撞上了,

岳风没有躲闪,而是握紧拳头,爆发暗劲,朝车头猛砸了去。

他爆发暗劲带动的罡风,搅碎了身旁的树枝甚至石子。

轰!

一声沉闷巨响后,超跑车头被砸出一个大坑,冒出阵阵浓烟,车尾都翘了起来!

车停了下来,岳风非但没受半点伤,甚至稳站原地纹丝未动。

他气呼呼的去找司机算账。

拉开车门,没想到司机是个女人,陷入昏迷休克状态。

她颜值超高,身材修长,身着包臀OL小西装,脚踩一双红色小皮鞋,

妥妥的霸道女总裁。

岳风感受到,她胸口竟有一团寒气在弥漫打转。

他不由皱起眉头,

这寒气是……玄寒之气?

她是极其罕见的至阴之体?

刚刚是玄寒之气爆发,导致她昏迷才使车辆失控的?

第5章 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

来不及多想,岳风手臂一甩,掌心多出几枚银针。

他双手齐动,掐诀针灸,动作复杂却极具观赏性。

一套行云流水的针灸术后,女子体内玄寒之气全都被引导入了她脖子上的玉佛里。

女总裁缓缓睁开眼,头疼欲裂:“我……我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岳风:“刚刚你体内玄寒之气爆发,导致你昏迷休克。”

“不过我已经帮你治好了。”

女总裁警觉的看着岳风:“什么玄寒之气,胡说八道。你……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?”

岳风:“没猜错的话,每到月中,你总有两三天时间感觉体内冰寒至极,好像五脏六腑都结冰。”

“严重时甚至痛的休克过去。”

女总裁满面震惊,

岳风说的的确是事实。

这个症状折磨了她二十多年,她看遍天下名医,却都无济于事。

他真治好了自己的冰寒之症?

她连忙闭目感受,果不其然,那冰寒之感竟真的消失了。

神医!

他真的是神医?

不过,她很快注意到,岳风年纪轻轻,衣着朴素,哪儿有半点神医的模样,不由心生质疑。

“说实话,我这疑难杂症找了不知多少名医专家,都束手无策。”

“你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内就治好我的病?”

岳风:“这天底下还真没我治不好的病。”

吹牛。

女总裁冷漠道:“我父亲也患有疑难杂症,遍寻名医无果。你要能治好我父亲,我就相信你。”

岳风:“你爱信不信。反正我治好了你的病,你得给我酬劳。”

话毕,他一把拽下女总裁脖子上的玉佛挂坠:“这挂坠就当酬劳了。”

女总裁体内的玄寒之气都被玉佛吸收了,这玄寒之气他留有大用。

嘶!

女总裁疼的倒吸一口凉气,暗骂岳风不懂怜香惜玉,

“喂,我是倾城国际的董事长厉倾城,身价百亿。你要能治好我父亲,多少钱我都给你。”

岳风没理她。

厉倾城继续喊道:“我父亲是秦城市首,你要能治好他,我保证你前途无量。”

岳风停下脚步:“市首?那我让他帮忙找一样东西,应该很容易吧。”

厉倾城:“当然,掘地三尺也能给你找出来。”

岳风略加思索:“留个联系方式吧。”

厉倾城:“好,加个微信。”

岳风缓缓掏出他的老年机:“微信是啥?你帮我加?”

厉倾城:“……”

当我没说。

留了手机号后,岳风来到云顶天宫别墅。

近看这云顶天宫,气势丝毫不输皇宫大殿。

放眼望去,整个秦城尽收眼底。

他的电子钥匙丢了,只能一脚把门踹开。

走进去后,岳风被里面的奢侈装修和宽敞大气震慑住了,

“这特么比老子的VIP牢房还大,谢老二没蹲牢之前还真会享受!”

岳风忙活了整晚,才总算把玉佛里的玄寒之气尽数抽出,融入一枚小灵丹中。

他也累的筋疲力尽,感觉身体被抽空。

他刚要上床休息,厉倾城却打来电话。

“岳风,我约了我父亲和我姨夫,麻烦你给他们看病吧。”

岳风道:“我只答应给你父亲看病,因为他能帮我找到我的东西。”

“至于你姨夫,只能抱歉了。”

厉倾城道:“我二姨夫可是城市规划局的杜局长,他也能帮得上大忙的。”

岳风稍加犹豫:“好吧,不差他一个。”

厉倾城:“你在哪儿?我去接你。”

岳风:“云顶天宫别墅。”

厉倾城:“我没时间跟你开玩笑,你到底在哪儿。”

岳风:“我就在云顶天宫啊。”

厉倾城:“呵呵。”

一个用老年机的乡巴佬,住在云顶天宫?

她堂堂市首之女,倾城国际的老板,有权有财,都没资格买下云顶天宫。

岳风道:“算了,我自己过去吧,在哪儿见面?”

厉倾城:“盛景温泉大酒店天字号包厢。”

“嗯。”

挂了电话,岳风便出门了。

他跑步来到昨天出车祸的半山腰处,一个女声忽叫住了他,

“岳风,是你!你怎么在这。”

岳风停下脚步,发现竟然是苏清荷,

她正指挥工人修复被撞坏的绿化带。

岳风道:“嗯,我就在山顶住。”

山顶?

苏清荷看了眼云顶天宫,若有所思道:“你在这找了份保安的工作啊,挺不错的。”

保安?

岳风懒得解释:“你在这干嘛?”

苏清荷道:“这云龙山别墅区的绿化设施是我司负责,昨天不知哪个缺德冒烟的家伙,把绿化带撞烂了,我带人来修补修补。”

岳风道:“你说的缺德冒烟的家伙,是倾城国际的厉倾城。”

苏清荷诧异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岳风:“昨天她差点撞到我,被我一拳把车砸停了。”

“对了,她请我在盛景温泉大酒店吃饭赔罪呢。”

苏清荷翻了个白眼:“你可真能吹。”

岳风也懒得辩解:“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。”

苏清荷:“正好,我也要去盛景温泉,一起吧。”

岳风点头:“也好。”

两人很快来到盛景温泉。

岳风说了一句“谢谢”,便要去楼上“天字号”包厢。

苏清荷连忙拦下他:“喂喂喂,你干嘛去?”

岳风道:“去楼上天字号包厢赴宴啊。”

苏清荷倍感头疼:“你一会儿不吹牛逼能死啊,那天字号包厢可是市首级的人物才能预定的。”

“算了,你还是跟我去地字号包厢赴宴吧。岳鹏飞可能会继续缠着我求婚,你帮我挡挡。”

岳风道:“我觉得岳鹏飞挺好的啊。”

苏清荷:“那你嫁给他好了。”

岳风:“苏清荷你好恶心。”

包厢里已人满为患了,苏家核心人物都来了。

岳鹏飞坐首位,苏老爷子和苏大龙分坐两旁,极尽恭维巴结之意。

岳鹏飞看到苏清荷来到,顿时双目放光,

可等看到岳风也来了,面色瞬间暗淡许多。

他微妙的感情变化,苏大龙尽收眼底。

苏大龙立即呵斥道:“清荷,谁让你把他带来的。”

“今天鹏飞要引荐城市规划局的杜局给咱们认识,让公职人员和劳改犯同桌,这是大忌讳!”

苏清荷顿时满脸为难。

岳鹏飞忙替苏清荷解围道:“苏伯伯,既然来了,就让他坐吧,别让清荷妹妹为难了。”

“我想应该是某人死缠烂打要来的,清荷妹妹也无奈。”

苏大龙道:“还是岳少善解人意啊。”

两人落座。

岳风道:“你们要宴请国土规划局的杜局长?”

苏清荷点头:“嗯。金沙湾项目的一些手续需要杜局长通融一下。”

岳风道:“恐怕他不会来赴宴了。”

苏清荷道:“为什么?”

岳风道:“因为他约了我一起吃饭。”

3月3日,湖北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记者从武汉市园林和林业部门获悉,武汉全市公园、景区和道路的赏樱点达161处(文末附全市赏樱点位)。其中,种有百株以上樱花的赏樱点就有40处。

“春赏樱,夏观荷,秋闻桂,冬品梅”,近几年来,武汉市以“四大花旦”为风向标,倾力打造“湿地花城”,使城市观赏性花卉,特别是樱花的品种、数量和赏樱点位,显著增加。

武汉早樱次第开放,花期比往年迟了一周

眼下,武汉的赏樱胜地武汉大学,椿寒樱、福建山樱等早樱已经绽开。远远看去,一树树粉红色的繁花,如同一片片明丽的云霞。

东湖樱园的福建山樱、河津樱、初美人等早樱品种也已开放。最惹眼的是福建山樱,枝头悬吊的一簇簇樱花,如同挂着一串串红色的小铃铛。这种樱花又名钟花樱、寒绯樱,是早樱中最早开花的品种之一。

龟山风景区的福建山樱、堤角公园的红花高盆樱等部分早樱品种,也次第绽放。

东湖磨山景区园林高级技师王青华称,由于气候原因,今年东湖樱园的早樱比往年晚开了一个多星期。随着气温回升,接下来几天,还有一些早樱品种会陆续开放。

百株樱花以上的赏樱点有40处

除了武大和东湖樱园两大赏樱胜地,武汉多座城市公园,如青山公园、堤角公园、解放公园、汉口江滩公园、汉阳江滩公园等,都有樱花园、樱花山、樱花坡、樱花道等成片种植的樱花林。

据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全市共有赏樱点161处,其中,城市公园和景区83处(每座公园计为一处)、口袋公园72处、道路赏樱点6处,分别是武昌区东四路、白鹭街、洪山区文治街、书城路、东湖绿道、张公堤绿道。

樱花数量最多的景区,首推黄陂清凉寨景区,分布有野生的中华樱花3200亩、11万株。目前已发现的有崖樱、单齿樱、尾叶樱等6个以上品种,花期从每年3月初持续至4月初。每到盛花时节,漫山遍野的野樱盛开,形成一片樱花的海洋。

武汉樱花数量和品种最多的城市公园,当数东湖樱园。该园始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,去年,该园将面积扩展至34公顷,樱花品种在60余个的基础上,新增了15个。全园种有樱花1万余株,被誉为“世界三大樱都”之一。

上述两处赏樱点为收费景点,购票方可入内。

江岸区堤角公园种植有23种樱花,数量1370株,在免费城市公园中,品种、数量均居于前列。

樱花树数量过千株的免费开放公园还有沙湖公园,有1050株,散布在全园。

青山公园樱园的樱花数量有700株,品种有9个。

72座口袋公园种有樱花,市民家门口也可赏

记者了解到,为了给市民提供更多绿色福祉,提升全市公园分布均好度,2020年以来,武汉市口袋公园建设提速,利用城市的“巴掌地”和“边角余料”地块,每年以80-100个左右的规模,新建和改建口袋公园,使公园离百姓生活越来越近,樱花种到了市民家门口。

据市园林和林业局统计,目前全市有72座口袋公园栽种了樱花,其中,种植樱花最多的口袋公园,为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未来三路口袋公园,有125株。

有些口袋公园虽然樱花数量较少,但孤植亦成景。家住唐家墩游园旁边的市民李先生说,这座游园虽然只种了一株樱花,但每到春天开花时节,树下就围满了赏花拍照的人。

↓武汉市赏樱点位↓

(湖北广电融媒体记者 张文杰 通讯员 孙姝 赵银斐)

(来源:长江云)

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“极目新闻”客户端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,欢迎提供新闻线索,一经采纳即付报酬。24小时报料热线027-86777777。

作者:admin | 分类:手游app排行榜 | 浏览:14 | 评论:0